• 席岗网
席岗网>财经>中日独角兽数量96比3:日本为何成不了创业的热土?

中日独角兽数量96比3:日本为何成不了创业的热土?

2019-11-08 12:54:36 来源:席岗网 浏览:3187

照片来源@未播放

文|王新喜

据cbinsights称,不久前,2019年全球共有390家独角兽公司,其中191家是美国公司,96家是中国公司。相比之下,日本只有三家公司上榜,分别是人工智能初创企业首选网络、新闻聚合应用smartnews和金融技术公司liquid,它们的排名低于印度(19)和韩国(9),甚至低于印度尼西亚(4)。

此外,价值超过100亿美元的新企业被称为“超级独角兽”。此前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共有22家,其中蚂蚁金服以1500亿美元的估值位列全球第一。

然而,就数量而言,美国有12个,中国有7个,新加坡和英国各有一个。到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将有10只,而日本的“超级独角兽”将为零。

日本也对独角兽的稀缺感到担忧。安倍政府正在推动一项新政策,在2023年孵化10只独角兽。

此外,日本计划今年4月向中国中关村和美国硅谷学习,培育创业型“基地城市”,将许多城镇和村庄指定为“基地城市”,并放宽限制和其他吸引企业家和投资者的措施。

目前,日本明显看到了自己的老龄化趋势。75岁以上人口从14.2%增加到25.5%,65岁以上人口为28.1%。这不需要很多年。日本65岁以上的人口将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日本也迫切需要企业家才能为其经济注入新鲜血液。近年来,为了促进创业文化,日本也降低了在日本招聘人才和创业的要求。还鼓励国际学生在日本创业。在日本的国际学生可以在毕业前申请“企业管理”签证。然而,要获得“企业管理”签证,他们需要准备500万日元(约合30万元人民币)的资金来雇佣两名全职员工。对于毕业生来说,这仍然是一个高成本的行业。

可以看出,中日之间的专属兽性比率为96:3,这源于日本的创业环境与资本之间的差距。

从国内资本市场的规模来看,它在不断增长。根据相关媒体数据,中国资本规模已位居世界第二。资本市场援助的目标也从主板上的大型企业扩大到中小企业,如中小企业板、成长型企业板和科学创新板。

资本愿意把钱花在具有增长潜力的新兴项目上。国内企业家并不缺乏融资渠道,尤其是2014年至2015年的互联网创业潮。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相关的国内创业项目正在进入投资领域,使得2015年中国风险资本市场的互联网项目尤为引人注目。当时,国内风险资本市场的420项投资分布在20个一级行业,互联网行业以148笔交易排名第一。

另一方面,中国互联网巨头at的竞争让许多在各种垂直互联网上的初创公司有机会从他们的团队获得融资。

然而,日本企业家没有这样好的运气和环境。在日本,风险投资者相对保守。日本的风险资本家不会轻易将资本分散给企业家。在他们看来,公司的声誉、品牌和创始人的资质更重要,而产品是否足够创新并不是他们关注的焦点。对企业家来说,从0到1的飞跃相对更困难。中国资本更看重增长率和回报率,而不是声誉和品牌。

从2014年到2015年,互联网初创企业在中国最热,日本风险投资的融资环境相对困难。来自日本风险投资中心和美国国家风险投资协会的数据显示,2014年日本风险投资家的总投资仅为11亿美元左右,而美国的总投资接近500亿美元,是日本的45倍。

然而,近年来没有任何改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3月底的12个月中,日本初创企业仅从风险资本机构获得13亿美元,而美国和中国初创企业分别获得700亿美元和200亿美元。

从本质上说,日本的风险投资并不发达,投融资渠道缺乏,大型企业和财团垄断了太多的资源。尽管日本有许多大公司持有大量资金,但它们没有什么投资意图。例如,软银集团孙正义创建了一个1000亿美元的项目——“软银愿景基金”。2018年,它投资了许多全球独角兽公司,如wework、优步、view、中国字节跳动、平安医疗保险科技、阿里本地人寿和印度oyo,但该基金几乎没有投资日本初创企业。

至于孙正义为什么不投日本公司的票,孙正义曾说他没有考虑过,但在日本,没有多少初创公司投赞成票。

虽然据说日本政府还成立了东京母亲市场(Japan Growth Enterprise Market),为了方便中小企业融资,该市场大幅降低了企业上市标准。

它的门槛有多低?

例如,在纽约纳斯达克市场上市的门槛是:上市后,必须有至少125万股市值不低于7500万美元的流通股。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要求公众在过去12个月中持有不少于250万股股票,全球拥有5亿美元资产,运营收入至少为1亿美元。

另一方面,东京母亲市场只需要2000股流通股,上市后市值为10亿日元(920万美元)。上市后五年需要盈利,但上市前没有业绩要求。

这意味着东京母亲市场大大降低了上市门槛。小公司也有机会绕过风险投资融资,通过上市直接筹集资金。这是鼓励初创企业通过上市筹集资金的好方法。

然而,由于上市标准过于宽松,该市场上市公司的信用被拉低,市场交易易手太频繁,波动太大。此外,一些企业在成为排他性野兽之前就已经上市,这导致一些小公司在资本压力和支持下无法像中国一样迅速成长为排他性野兽。上市后,它们太小,无法获得资本关注来促进增长。这也是日本独角兽稀少的一个重要原因。显然,如果你在学会走路之前就开始跑步,你肯定会营养不良。

人力资源服务公司randstad进行的最新工人意识调查显示,在全球33个国家和地区中,日本人创业的意愿最低。将近70%的时间我说我“没有创业的意愿”。大多数日本企业家都是中老年人,而中国新独角兽企业的负责人非常年轻,平均年龄只有40岁,1980年后超过32%。

从创业环境和文化政策的角度来看,在中国,由于经济转型和严峻的就业形势,国家从政策层面鼓励创业。

2015年左右可以说是我国企业家精神爆发的一年。这是由于我国商业制度的改革。在国内政策层面,简化了初创企业的工商登记手续,为企业家提供了优惠服务和财政补贴,加快了企业孵化服务的发展,包括创新工厂和车库咖啡等新孵化器的发展,以及企业孵化服务的改善。

这些政策客观上提高了企业家的积极性。根据网易云和it Orange发布的2018年全国创业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有超过10万家初创公司。

在日本,创业的第一个风险是高成本。此前数据显示,在“启动成本”(人均收入的比例)项下,美国、英国和德国分别为1.1%、0.1%和1.9%,而日本高达7.5%、75倍!此外,日本人在创业时必须面对复杂的申报和批准程序以及由此产生的高昂成本。

此外,日本企业家面临着大公司的挑战。在制造业领域,丰田、索尼、夏普、松下等大型企业垄断了太多资源,企业家没有进入的空间。在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上,日本几乎被苹果、雅虎、脸书、谷歌、亚马逊等硅谷大工厂垄断,日本没有本土企业家敢挑战它们。

在日本,我们可以看到优衣库、乐天和亚马逊日本都做得很好,但总的来说,与国内Alibaba.com的繁荣、各种社会电子商务和内容电子商务相比,日本要差得多。事实上,这是由于两国国情的巨大差异。中国幅员辽阔,经济发展不平衡,线下商店和购物体验不完善,为电子商务的发展提供了相对高质量的客观环境。

在日本,除了肯德基、麦当劳和其他跨国巨头在日本都有自己的在线外卖系统(包括网站和移动应用程序),没有一家公司能够整合日本便利店或小商店来提供在线服务。然而,追溯到舒苑之后,我们发现日本的离线实体店系统太发达了。

例如,日本东京是离线商店最密集的城市,各种连锁便利店遍布街头。

据数据显示,日本7-11、家庭和罗森便利店共有50,000多家,各地有20,000多家药妆店,如松本清和杉山药监局,以及全国各地的大型百货商店、专卖店和自动售货机。日本人几乎可以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买到他们生活所需的商品,而且看得见。然而,在这种相对较大的离线质量体验和服务的环境下,在线体验很难超越离线实体。

电子商务领域反映了日本离线房地产业和互联网之间博弈的一个方面,即过度开发的离线服务系统减少了互联网创业的空间。

东京武藏大学研究企业家精神的高桥纪行(Noriyuki takahashi)在反思日本时指出,在日本人眼里,企业家太贪婪、太直言不讳,与日本传统文化背道而驰。他认为,为了让硅谷式的风险资本主义真正活跃起来,日本必须消除对企业家根深蒂固的社会偏见。

事实上,这种对企业家根深蒂固的偏见或多或少与日本上世纪90年代和2000年的经济衰退以及大规模失业的历史记忆有关。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日本更加注重维护自己传统的企业管理文化——终身雇佣制度。

在中国,企业更注重盈利能力和员工价值,而不是员工忠诚度。他们也不认为公司有责任特别培养员工的技能,这应该由大学和教育机构给予,而不是企业的责任。

与日本不同,日本商界追求终身雇佣制度。这种制度下的企业都非常重视员工忠诚度。企业认为,他们应该对员工有终身的承诺和发展自己技能的责任,并为他们提供公司自己开发的管理技能培训,这样员工就可以从基层一步步得到提升。这种良好的上升机制和对人性的关怀让日本年轻人认为留在大公司是一种非常理想的状态。

统计数据显示,90%的日本大学毕业生更喜欢在大公司工作,这意味着有一个安全可靠的职业生涯。

日本终身雇佣制是松下公司的管理之神松下幸之助在1982年提出的:“松下员工在达到预定退休年龄之前不必担心失业问题,企业永远不会解雇任何松下公司。”

然而,这种终身雇佣制在日本得到了推广,并形成了传统的企业文化和管理模式。这在降低员工流失率、稳定熟练劳动力、促进技术和产品产量的提高以及日本工业社会劳动力资源的集中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然而,这也导致了员工的制度化,许多员工不敢走出稳定的体系,从事高风险因素的创业活动。

在这种制度下,日本使用资历而不是业绩作为晋升标准。在日本人看来,资历被用作晋升标准,这样大多数员工就不会因为对表现出色的员工的出色晋升而受到冒犯。这种重视资历和人情的企业文化有其好的一面,也就是说,它让大多数员工对公司心怀感激和忠诚。

本质上,这是一种“公司是我的家庭”的文化。进入一家大公司意味着得到一个“铁饭碗”。它允许许多日本人在一家公司呆5到10年,甚至一辈子。然而,这种管理模式也缺乏相互冲突的竞争。只要一名在职员工在日本没有犯大错误,他就可以在公司舒适地退休,也没有必要冒险创业。

再看看中国。中国互联网公司转向源于美国的企业管理系统,遵循以绩效为核心的企业评价和提升标准。在互联网公司中,末位淘汰制非常普遍。即使在大型企业中,员工也普遍处于焦虑和不稳定状态,而在大型企业中,内部和外部都存在失业风险。在某种程度上,中国有许多企业家,他们愿意自己创业。重要的原因也是不稳定的工作环境、生活压力和焦虑压力。

但在日本,创业实际上是在赌一个舒适的未来生活,这对他们来说意味着巨大的风险成本。显然,日本的许多年轻人非常清楚,创业是不可能的,而且这辈子也不可能创业。

你知道,日本也是一个注重个人声誉的国家。频繁跳槽和离职的员工不受社会和企业的欢迎,也不会进入大公司。传统的社会偏见和父母的责难使年轻人在未来面临各种问题,如婚姻、养老、贷款和购房。这使得年轻人的思维方式倾向于避免危险。

此外,如果你观察收入比较,平等在日本企业中相对受到重视。ceo的工资是普通员工的几倍,不超过10倍或几十倍。这实际上是一个更加人性化的系统设计,关注贫富差距。然而,也可以看出,在日本创业的投资回报率不高。

在中国,互联网产品形式、商业模式和企业文化都源于美国。首席执行官的工资是普通员工的几十倍甚至几百倍是正常的。正是创业成功后收入的巨大差异导致国内企业家对创业成功前所未有的渴望,并希望通过创业改变自己的命运。

也就是说,在中国,创业失败是一件大事。在日本,创业成功后的财富和创业前的财富之间的差别不是很明显。此外,在日本,在大型企业工作的高收入和稳定性与企业家的风险形成鲜明对比。

业内人士曾指出,与中国和日本的企业家相比,中国企业家赤脚,不怕穿鞋。在日本,年轻的日本人进入大型企业工作,意味着他们已经穿上闪亮漂亮的水晶鞋,不想脱鞋赤脚走路。创业成本和失败成本之间的差异也导致两国的创业氛围和企业家人数不在同一水平。

日本池田信夫在他的《失去的20年》一书中提到,日本经济停滞的重要原因是日本没能赶上20世纪80年代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所谓的第三次革命是信息革命,人类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集中国家和私人金融资源促进制造业发展,导致日本拥有强大的制造基因。日本电子产品给人一种从细节中提炼出来的卓越感和质量感。这一制造业的优势也在日本企业界创造了一种相对严谨、循序渐进的工业化质量控制管理模式。然而,与互联网时代相对应,互联网行业需要快速的试错和产品迭代,需要在制度和文化上呈现创新、灵活、开放的模式和氛围。这与日本企业文化相冲突,导致日本互联网运营缺乏开放性和灵活性。

雅虎、谷歌、脸书、亚马逊、微软、推特、微软和其他公司已经在日本互联网上形成了整体垄断。日本已经习惯了这一点,并不期待有所改变。正因为如此,喜欢学习榜样的日本人甚至失去了创业的精神动力。正如日本一位行业官员指出的:“现实中没有具体的例子。我们没有脸书、谷歌或推特。年轻人不相信日本互联网初创企业会成功。”

在中国,人们目睹了太多网络产品爆炸和崛起的案例。国内互联网市场几乎是世界上唯一没有被硅谷大型工厂覆盖的市场。除了英美烟草之外,国内公司在互联网的各个子行业都成功生存下来。这让人们相信创业是可以做到的,但在日本,他们以前从未见过创业,也没有榜样。自然,人们不会相信。

然而,日本可能不需要依赖它在互联网上的成功。或许,低迷的创业文化导致了大企业或又小又漂亮的老店人才和资本的大量积累。日本大型企业的综合实力仍在增强。从富士通、佳能和其他制造商的角度来看,他们要么转向物联网,要么转向新的医疗保健。这种转变也相当成功。

与中国在应用层面的成功创业不同,日本大型企业在基础研究、精密制造、机器人、人工智能、物联网、生物医学等领域投入了大量资金。在某种程度上,尽管中国的应用水平突飞猛进,但日本一直在寻求控制基础研究和稳定科研投资链条上游的核心环节,这仍是中国值得学习的地方。

然而,日本缺乏创业活力往往导致其对未来新兴市场和趋势失去敏感性。例如,由日本最大运营商ntt docomo领导的i-mode引领了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新,但日本ntt docomo模式在当地孤立和事后诸葛亮的状态下,立即被苹果的iphone触摸屏技术击败。

从现在开始,日本也渴望改善这种状况。安倍计划到2023年培育20家独角兽企业。然而,这可能需要改变创业精神的文化和土壤、政策以及总体资本环境和对创业精神的社会偏见。然而,在短期内,这种变化对日本来说是不现实的。

钛媒体作者[介绍:tmt资深评论员王新喜。未经允许,这篇文章不准再版。我的微信公众号:重新开通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江西11选5 山西十一选五 香港彩app 3分钟pk10

Copyright 2018-2019 gglgk.cn 席岗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